ad infinitum
§

最近的我在做什么.

好像突然燃起来干劲一样终于稍微有一些能够拿得出手的成果 – 虽然只有一点点. 自己的三分钟热度实在太严重. 或者说有的时候会想说一件事情如果没有做到某个程度, 便无法拿得出手. 讲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实在太好高鹜远, 总是计划了宏伟的事情但是却没有相应实现它的能力. 或者说总是让自己想做的事情停留在一种暂时放手之后, 以后就再也没办法捡起来的那种阶段. 最后导致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积累下来一点东西.

只有那些无形的, 好像你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 就算以后也会一直记得, 可以得意的讲给别人听, 让别人只能象征性客气的应付一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