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被說(暫時)不要來找我了(´・ω・`)

我開始想到, 或者有點懷疑自己像現在這樣不斷的想要有別人可以陪我這件事情, 是不是我長久以來養成的一個惡習. 好像從以前開始, 雖然也不是過著怎樣開心的日子, 但是一直以來總也是能吸引到什麼人的注意的.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弄錯了.

以前有過覺得自己是個愛看書的小孩的時期, 後來才發現完全沒有這回事 (只是我喜歡做白日夢), 比起書本還是有人陪我來得更好. 不過, 如果我稍微花更長一點時間這樣安靜待著的話, 不知道是不是最後也可以變得像騙語君那樣, 就算一個人也沒什麼關係.

雖然我也不是那麼的想要變成那樣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