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早上梦见, 我选到一门自己似乎多少有些中意的科目, 就开始去找教室在什么地方. 四周是一个稍微有些像百货公司的地方, 要讲起来的话应该是有点像十几年前的台北世贸中心, 在顶楼的部分还有电影院, 电影院的外侧有些空旷缺乏布置.

每一层还有到另一栋建筑物的联络通道, 走过去以后有像是酒店Lobby那样可以休息的地方, 灯光是那种暖暖的黄色, 到处摆着书架和坐在沙发上看书的人.

那时的我似乎是稍微有些空闲, 所以打算提前来看看自己到时候应该去哪里上课, 就走到了这里. 可是我有点不太明白教室为什么应该在这附近, 毕竟怎么说, 这里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教室啊. 于是我又四处打转开始去找更像教室的地方.

直到稍微过了上课的时间 (好象是四点十分), 我才想起来自己还要去上课, 只好赶快跑回那个像酒店Lobby一样的地方打算碰碰运气. 一走到那边, 就有人叫我的名字, 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讲说, 你也到了啊. 然后就开始和大家一起走到似乎是真正要上课的地方.

我们顺着楼梯走到更上一层, 稍微有些像一个露天的花园那样, 不协调的摆着一排排看起来有些难坐的椅子. 周围很多像是记者还是什么那样的人, 看我们一行人走到的时候就开始闪起闪光灯. 我马上比起眼睛希望自己不要拍到, 稍微晚了一瞬间才想起来应该是用手遮住自己的脸才对, 等坐下以后稍微有些懊悔.

碰面一起坐着的是我认识的人, 我们稍微进行了些友善(?)的谈话, 我一面告诉自己, “她和我(在现实中所认识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但是很奇怪好象没有察觉自己还在做梦. 这里对话的内容我有点记不清, 之后没多久就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