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早上夢見,和粘粘一起出去玩。那一天我本來計劃要先粘粘一步離開的,但是錯過了旅店的最後一班shuttle(最後一班大概是晚上六點),結果被困在山中傷腦筋不知道應該怎麼跑去車站,心想著這下要拖著行李走到半死。然後出門走到一片草地上的時候開始察覺到自己其實是在做夢 接著很快就醒了。

(旅店的設計應該是基於Sunshine city的,但是格局是左右相反的像鏡面世界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