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已经是好几天前的梦了, 我记得在一个顶棚非常高的建筑物里面 – 几乎像平常见到的机场那样. 这么说起来, 机场为什么 check-in counter 的区域都要做成那种一望无际的广场的样子呢, 总是超级高的天花板, 外露的钢铁支架, 四周用玻璃包起来那样. 总之我的梦发生在了那样的地方, 似乎有件特别的事件或者什么, 总觉得有很多人聚集在了一起, 有点像是在同一个旅店下榻的冒险者那样的感觉的气氛. 仔细想想的话我好像是在类似旅店的房间醒来了, 虽然在梦中醒来似乎不太妥当, 但是总觉得记忆是从走出房间开始的, 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室内的巨大广场角落的一个被抬起的平台上, 好像还有一名同伴的样子, 但是接下来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 或者我已經不记得了.

最近实在睡的太不规律都不会做梦让我好难过.


今天只有一个人跟我讲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