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昨天先是夢見了一連串的噩夢, 然後夢見和○○同住的情景.

那裡只有一張窄窄的單人床, ○○拍拍身邊的位置說, 過來一起睡啊. 我有些猶豫問說, 誒真的嗎… “那不要就算了.” 然後就把我丟下自顧自的睡去了.

隔壁好像只有大片的地板的樣子.


我覺得夢境應該是我試著整理日記的關係才會變成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