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好久以前,我和○○講說難得你來陪我,但是好像都沒有事情可以做誒,我有點擔心你很快就會厭煩的。然後○○講我說想太多了,就算沒做什麼這樣子在一起也蠻開心的啊。

我雖然平時會覺得我自己的話也是會這麼想的,但是同樣的話別人說給我聽我便怎麼也沒辦法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