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昨天梦见自己在酒店里面找自己的房间. 那个酒店是那种, 灯光暖暖又昏暗, 每一个角落都铺着厚厚的地摊, 四处满是充满皱折的天鹅绒, 让人觉得打扫起来会很头痛的地方.

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来, 电梯里面好像会有人帮你按好楼层, 好像以往的百货公司那样. 但是那样不是总让人感觉很不自在吗, 为了避开和别人的接触, 我只好跑去找上楼的楼梯, 但是不管走到哪里, 几层台阶之后都是只能搭电梯继续往上的死路.

我迷路了超级久, 一直也没办法回去, 后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