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infinitum
§

早上的最后一个梦, 梦见自己坐在一辆有轨电车上. 就是那种长长的, 也可以说是有点像潜水艇那样的形状. 乘客坐在车的两侧, 向着车厢中间, 面对其他人.

车子大概是走在一条布满树荫的路上, 在车厢里面总是可以看见树叶枝干留下的影子晃过, 遮挡住让室内明亮的异常却又柔和得完全不会刺眼的光线. 室内的明亮程度大概到了, 就算这时抬头发现屋顶不见了, 也只会让人觉得,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不然这么多光线还能是从哪里透进来的呢?” 这样的感想.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发现〇〇也上了车, 似乎还带了一位旅伴. 我们寒暄了一下, 聊起来说, 从我们上次说过话之后不晓得过了多久. 然后讲说, 各自都在自己所希望的人生道路上也多少稍微走得更远了一点, 互相似乎都对现在这个现在有些怀念.

稍微有些伤感, 也许是觉得原来我们也能像其他人一样前进, 又或者是觉得为什么会就这样走在不同的路上变得和大家分开的越来越远了.

或者应该说, 为什么现在的一切都变得和从前那么不一样了.